🙃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ヾノ≧∀≦)o

【杂谈/占tag致歉】如何写出高质量的评论

我曾拥水色:


——论给太太们打call的正确姿势



评论,是一种能够使太太们心情愉快,产出更多粮食的强效动力补充剂by不是鲁迅



经常到lof等地看武华同人的姑娘们,在碰见高质量的粮食(包括但不限于图文)时,也许有过这样的情景:妈呀这个太太的武华好好看→啊啊啊点了红心蓝手也不够表达我的感受→评论走起→but憋了半天之后→“太太好棒”“给太太打call”……


……_(:з」∠)_是不是很眼熟


明明有满腔爱意,却在评论时通通干涸,写不出自己内心的感受,导致评论干巴巴。自己看着觉得尴尬,太太们看着可能觉得敷衍,甚至可能根本就,视而不见了……


如此下来,时间一长,太太们会觉得心灰意冷:辛苦的产出得不到更多的反馈。于是懈怠,进而咸鱼;看同人的姑娘们会觉得委屈:评论留了呀,为什么太太不回复我?!也不产粮了??


……_(:з」∠)_那么问题来了,请问假设满屏都是“太太好棒”“给太太打call”这种评论,你该怎么回复?


而且真的,这种评论看似充满感情,实则有些空泛。不管是哪一种类型的粮食,不管太太的真实水平如何,都能用这几个字评论,以至于“太太好棒”“给太太打call”已经变成了泛滥的,类似于礼貌的日常问候的话了_(:з」∠)_
说实话,连看人都有审美疲劳,何况是文字类的评论呢?太太们辛苦数分钟数小时产出的粮食总是不同的风味,却只能收获一些大同小异的评论……这样的情况下,太太当然可能……没有产粮和回复的心情了_(:з」∠)_


好的问题又来了:如何才能写出高质量的、能够使太太们开心、使我们得到回复(这一点不敢百分百保证啊_(:з」∠)_)、使圈子变得和谐有爱的评论呢?


以下,是本腌鱼的一点经验和方法↓


【ps:本腌鱼的方法自认为可以让一些姑娘们的评论脱离“好棒”“打call”的范围,变得更能表达对太太的喜欢。但是,话又说回来,人和人不一样。适合我的,不一定适合你。方法仅供大家参考,欢迎讨论^ ^】



评论文章,请尽量表达你的看法,而不是复述太太的原话。



文章,图画等等,在太太创作的时候,已经融入了太太们自己的感受。所以,当太太们发布同人后,她们期待的更多是观看者的回馈和感受。


写评论时,不管评论的对象是图画文字还是什么,我们都可以先说出自己对这些粮食的直观感受。



直观感受要详细,写清楚打动你的是什么。



比如说一张画,我们可以评论说太太的颜色很温暖,看完了后觉得好暖心;看文的时候,我们可以说太太的文笔很细腻,明明是老套的故事,却因为太太的文笔变得出人意料……这样的例子很多,不一一列举


糖和刀都能给人以精神震颤,评论时更要写清楚是什么打动了你,是武华的相处让我们感觉恋爱了,还是武华的求而不得让人难受心疼……总之,详细一些,尽量让太太们知道,我们喜欢她的确切内容是什么。


干说好像看不出来啊,于是举个栗子↓↓


假设这是一个,我们看完了一篇肉香四溢的武华同人文的场景。

原评论:太太好棒




修正后的评论:哇哇哇太太好厉害!这肉太香了!这个描写的画面感简直让我已经在脑内生成了一部不打码的小电影【掩面】为爱鼓掌不要停!武华我还能再磕三百年!



……差异就很明显了_(:з」∠)_


修正后的评论,强调了太太的“动作描写”“文字的画面感”,抒发了自己看完文的感受,比较细腻,有细节。虽然套路了些,但是确实比上面的“太太好棒”胜一筹。【妈惹变相夸自己好羞耻qaq】


然后,用词不要太俗。


这个“俗”不是指用的词语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而是指,无新意。
常言说文贵求新,其实我觉得评论也是一样的。夸人也要变着花样讲,这样才能让人开心嘛。(划掉)只评论“太太好棒”“太太真厉害”,这样的评论一旦多起来,便只显得苍白和无趣,感受不到读者的喜悦,创作者也收不到有意义的反馈。


所以,我们下一回作评论时,可以转换一下语言。把“棒”换成“给力”,“打call”换成“为你转身为你爆灯”等等(不是说非要把这些语言换成这些语言,只是给姑娘们一个转换的思路。)


举个栗子↓


假设这是一个,我们看完了一副质量上乘的武华小漫画的场景:

原评论:给太太打call!


修正后:太太好厉害啊我的妈!!为你爆灯为你转身为你打call日夜不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太太吹!蹲在太太身后持续鼓掌!!



【……嗯,我造这有些浮夸,但是语言的转换应该是能够看出来的……_(:з」∠)_以及过气的网络语言在不同的排列组合中也能产生奇妙的效果,因为……它既然过气了,那么说它的人当然就减少啦!再说它自然显得有新意了x



接着呢……是两个用来取悦(划掉)鼓励我们喜欢的太太的小手段(掩面)

众所周知,同人圈存在冷热之分。热圈吃粮吃到自然醒,点心点到手发软,还可以挑三拣四(划掉);而冷圈…………好了我们不提这悲伤的现实了。


但,不管冷圈还是热圈,产出粮食的太太们都是我们的珍宝。要挽留、鼓励、吹爆太太们,除了更多的优质粮外,我们身为读者可以做的,当然是留下评论了。(这更显示出了评论对我们吃粮的重要性啊(哭)各位遇到太太们千万不要手软,大力留下评论吧!!)



评论取悦(划掉)太太的小手段之一:字多。



本腌鱼实践发现,即使是万粉的高冷太太们,在面对百字以上的评论时也会心头一动(……)开心愉快,所以,既然要留评论,何不多写一些呢?哪怕只是单纯表达喜欢,没有详细说明究竟是哪些地方动人。


又举个栗子↓


假设这是一个,我们看完了一篇武华冷题材的粮食的场景:

原评论:太太真棒!


修正后:啊啊啊啊啊啊太太我喜欢你啊!这么好吃的粮我哭死给你看!为您打call日夜不停歇!真的太棒了wodema!!



……_(:з」∠)_一切,尽在不言中。



之二:有参与感。



参与感,是说你的评论尽量要让太太们有和你交流的动机,可以提出有意义的问题,也可以说一说你对武华这对cp的理解。


又又又又是栗子↓


假设这是一个,我们看完了一篇感心动耳,荡气回肠的剧情流武华长篇的场景。

原评论:太太好棒qaq


修正后:wodema我……我看哭了……太太啊……你怎么这么好……我仿佛透过太太的文字看到了武华二人携手同行的那份坚定……不知道太太在创作这篇文章时,是不是也会为他们这份诚挚的感情而感动呢?反正我已经被太太感动了qaq感动得哭到腿软,要太太亲亲抱抱才能站起来(。•̀ᴗ-)✧



……_(:з」∠)_这个栗子显得hin不要脸。如前文的转换语言一样,只是给各位提供思路。具体施行,一定要结合实际情况——







一些比评论更重要的→




1.不要ky,不要ky,不要ky。



这一点真的特别特别特别重要!


太太们的产出都是用爱发电兴趣使然,没有强迫着你看,也没有干涉你的喜好。
所以即使你关注的太太们产出了你不吃的cp,也不要去评论或者私信提到别的cp(尤其是对家),这样显得没礼貌,也给我们吃的cp招黑,还有被太太拉黑的可能,甚至招来不必要的si bi……毕竟……当一对小情侣结婚时,也不会有人在他们的结婚场地说隔壁老王才和新娘or新郎是一对是吧_(:з」∠)_这样提的人,通常会被揍没商量(…)_(:з」∠)_一句话,圈地自萌很重要,善用屏蔽和拉黑功能。



2.温和地提出建议。



圈子里的人们各不相同,粮食的质量也参差不齐。面对一些质量不那么尽如人意的粮食,提建议的时候语气尽量温和一点吧_(:з」∠)_再怎么说,太太们都为武华付出了时间和精力的。捉虫也是,不要一上来就说“哪里哪里词语用错了/有错别字”,这样显得……盛气凌人,更有掉书袋之嫌……_(:з」∠)_圈内人的年龄存在不一样的现实。比如说我就是个三狗,而有的武华太太们可能才初中,产粮群里甚至有工作的社会人(大力划掉)。不同的年龄,阅历,学历都不一样。可能对你来说是常识的东西,她的了解就不是很详细。既然如此,温和一点吧,不管是ooc,还是错字^_^



3.表达真心。



以上我说过的所有方法和手段,全部只能算是帮助姑娘们表达真心的途径,而不是套路。毕竟说到底,一颗真心,才是我们对武华的热爱和太太们希望收获的呀(。•̀ᴗ-)✧
希望大家在评论的时候,不要被限制,请大胆地表达出原本大家想要表达的东西。因为热爱,所以评论;因为热爱,所以我们在这里;因为热爱,所以武华永远是少年^_^至少,在我们的评论中,在太太们的粮食里。



补充4.评论和产粮一样,并不是任务。不要憋自己写自己不想写的。我们看同人,是因为同人有意思;我们产粮,因为我们自己高兴;我们打游戏,因为开心。以上每一种东西,都是建立在三次的基础上的。它们都算是给你生活锦上添花的那朵花,不是你应该追求的锦。你关闭了lof和游戏后依然能够好好生活。所以,请一定要保重身体,保持心情好。难受的时候要合理发泄,按时睡觉,保持健康的身体,这样,也才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把花朵种在生活的锦缎上。





祝大家混的圈子一直能有优质的粮食,一直有可爱的人和事。最后,本腌鱼要使劲吼出一句矫情的话:“热爱至上,热爱万岁≧▽≦/”








开放lof站内转载。

如是我思

纸鸢:

和没什么私交的同学第一次说起汉服,对方一脸惊愕。
“买古装干什么?又不是拍戏,你钱多得慌么?”
我试图解释汉服和古装,对方含糊带过,异样的目光游移不定。
为什么要这样看我呢?
为什么要惊愕呢?
甚至于是,为什么中华的孩子会沦落到与拍戏古装混为一谈的地步呢?
我不知道啊。
有人笑容亲切目光轻蔑“哎呀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还穿什么古装汉服的呀,这不是搞笑嘛。”
“走在路边简直是异类呀。”
“你小说电视剧走火入魔了吧……?”
“你怎么这么傻啊,这种衣服也能穿?买这个就是给人送钱!”
“我知道这是以前的中华服饰,但现在都新中国了啊,这种东西早就该没了,历史变迁知不知道?”
”有历史意义又怎样?你看见街上有谁穿这种奇装异服?反正我不能接受,你不准买。”
人声如潮汐般在耳边浮沉,母亲冷硬而平静的命令穿透昔日,清晰地响起。
仿佛严冬饮冰,冷得我骨头都在发抖。
“你们的言论就是汉服需要复兴的原因。”
“它是你的源头,它也曾浩浩荡荡波澜壮阔,旱季让它露出河床,你却冷眼看着水源枯竭,不知剑悬于顶。”
“连自家的国粹都可有可无的话,你真是让我恐惧。”
“振振有词说着‘这不合时事’的人,若无其事地把数千年的历史随意地丢弃,仿佛与己无关。”
“若论‘现世已不适合汉服’,那韩国在重要场合为什么仍要穿着本国的韩服呢?为什么日本的盛大节日还要踏着不便行走的木屐,穿好厚重的和服呢?”
“西装革履是古西方骑士服的改良,却被穿着于中华所有的传统节日和庆典。可笑我千年华夏衣冠无人记,庄严的国诞日亦满目西装,而身着族衣的清醒者竟被视作异族人人喊打,更甚者在国人的怒骂中被迫脱下汉服烧毁,何其荒诞,何其可悲。”
“已经不想再看见这样的情景了啊。”
“你们丢下了千万年的记忆,又斥责跌跌撞撞在荆棘中护住遗珠捧之于心的我们。”
“不管是袄子还是交领,抹胸还是半臂,都沉重得让人想哭。”
“这条路来处漫漫,迷雾遮目,荆棘划破行者的身躯,随便某个无恶意的质问,对我们而言,效用都与悬崖上猛力的一推无甚分别。”
“这本该是连对此怀有疑问都堪称荒谬的理所应当啊。”
“我不害怕异样的目光,不害怕讥笑的流言,我只怕当国人恍然之时年岁已晚,华夏风骨早已逐渐成为一种曾经的风气。只能据书中字句揣测是怎样温雅谦恭的盛世,怎样羡煞异国的繁华,怎样温柔强大的国家,能塑出那样清风明月的风骨,那样皎洁如流光的品性。只能从泛黄的插画中憧憬深意暗藏的汉家衣冠,幻想温润如玉的君子如兰。”
“正如今日抬首时,忍不住幻想长安凉风弦月,魏晋风骨长青。”




我曾听闻 华夏有衣 襟带天地 衽覆万里
千年端仪 薄衣千钧 风雨初晴 盛世长新

紫亦天笑:

心......凉了......

阙时间——励志填完坑再改名:

首先,占tag致歉。

我收回之前说的话。
现在把这位“小可爱”挂上来,然后你们仔细看看她的域名。
我也真是呵呵了本来这事情不关我事,哪知道现在跑上来一个伪苏,这才是把我恶心透了。挂一挂,我身心舒爽。
这对那些辛苦写文的太太很不公平,他们写写那么多才涨几个粉,她一个伪苏来蹭热度粉丝就蹭蹭往上涨,挺不公平的,我觉得。
我知道自己也是一个小透明,从我嘴里吐出来的话估计压根就没几个人回看得进去,但我还是想说。
讲真的,我很后悔发了那篇文字,反而给她蹭上了热度,真想掐死自己。
她利用伪苏等了那么多的粉丝,然后,删文改名换头像,再改一个域名谁都认不出来,然后她就是全职圈里新生的大手。
哇哦,她真的很棒吧,这样的招数都想得出来。不得不说她真的很“聪明”,最起码这种方式涨粉在我的脑中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梦蝶希 ï¼Œæ‚¨ç»™è§£é‡Šè§£é‡Šï¼Œæˆ‘知道我的话语权远不及圈内的许多大大,但这次我肯定要讲。
真是恶心,您的这种行为大概就和您的人品一样糟糕。
再次@梦蝶希 

 
 
 


 
 
 

您真的很恶心,您的行为令人寒心。辛辛苦苦码字的太太多的是,但您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侮辱。他们付出了很多,您呢?您只是随手写了点东西,把人们当傻子一样开涮。



 å–„待写文码字画图的太太们,别给这种家伙机会。 
 
 


实在特别过分,希望民那看见这篇文字,狠狠地转!

“既见公子
云胡不喜”

emmm
我家那位不许我爬墙
依旧是白夫人
依旧不是白起ssr

粉丝期盼了两年之久的全职高手盒蛋,实物细节竟然惨不忍睹!

青绾:

emmm.....


窦渊瀚:



Kk:







抱歉,打扰大家。麻烦各位全职er花上两三分钟看一看。








走近hobbymax:















涂装溢色,打磨粗糙,眼睛水贴起翘起泡,没有细节全是馒头手面包脚。
粉丝期盼了两年之久的#全职高手#盒蛋,实物细节竟然惨不忍睹!
让我们走近与我们“颇有渊源”的国产手办大厂@HobbyMax  ï¼Œçœ‹çœ‹ä»–们为粉丝带来了一组怎样的作品。@kiking 
















盒蛋细节鉴赏

































#HobbyMax# æ—§ä½œ#全职高手##叶修#大手办

































#HobbyMax# å…¶ä»–旧作盒蛋展示

































我们的诉求

































 å½©è›‹

































更多细节欣赏

















































恳请@阅文集团  @全职高手官微  å®˜æ–¹è®¤çœŸå¯¹å¾…周边产品质量问题,我们拒绝被糊弄!
















微博链接http://weibo.com/6226785861/F0wfF56MX?from=page_100505622678586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93295241974,恳请大家多多转发。












沐清风:

生日快乐,中国,我爱你

U can do it:

生日快乐,中国.请继续加油


要说的都说了

用图画来表达出我想表达,已足够.



说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新人入圈
emmmm……就是想知道在哪儿筹呢?
我叶那么好
值得更多人喜欢

纵酒狂歌_陷入开学期的香哥:

迟到了一年零三个月。
怕什么,不就是在为老叶拼一次吗


盛一锅:



Why not?




虽然知道他不在乎,可是想让更多人认识最好的他。




......MD又要多情敌了




冰蓝|闲棋:







『筹吧,怕什么,不过是再为老叶拼一把而已。』




白泽_挖坑不填:







不试试?

  



  


Night昼夜_日常掉粉科科:

  








   






哈哈哈,约吗?不考虑一下吗?

   



   



   



   


安静:

   



   



   








    



    



    






来众筹啊,我们自己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廢土:

    



    



    








     



     



     






关于叶粉集资上时代广场的大概费用, åˆšåˆšå’Œ@Kasa_动词变位艺术大师 å¼ŸèŠå¤©çš„时候她帮忙找出了现在的报价。

     



     



     






有什么不可以呢?!

     



     



     








     



     



     



    


    



    



    



   


   



  


 






【all叶】旁观者

长安无恙:

文笔渣,私设多,ooc慎入!!!





01


叶修是个非常出色的人。


即使孙翔因为叶修经历过许多挫折,也不妨碍他得出这个结论。


到轮回之后,孙翔终于能够放下骄躁,一心一意去追求胜利。也渐渐懂得了叶修那颗追逐荣耀的心。


正因为懂得,才为之震撼。在孙翔看来,叶修创造的奇迹没有人可以复制。其他人或是没有从头再来的勇气,或是坚持不住中途放弃,就算二者兼具,也没有人像叶修一样强大。


强大、坚韧、无所畏惧。让人尊敬,又让人着迷。


孙翔觉得,叶修一定是非常讨厌他的。就像他虽然对叶修有那么点敬佩,可见了面也不会给叶修什么好脸色。


但世邀赛这么多天的相处中,叶修虽然时常调侃他,表现出来的情绪却绝不是讨厌,甚至会因为孙翔是战斗法师而多提点他几句。


叶修在人际交往方面是非常诚实的,他表现出不讨厌,那就真的是不讨厌。这让孙翔很诧异,此刻结束了一天的训练躺在酒店房间中,他依然在想这件事。


想着想着孙翔就明白了,叶修这人,好像对荣耀之外的人和事都不是很上心。哪怕是被嘉世赶走这样的大事,也只是情绪波动了一下,很快就云淡风轻了。


可能从某种意义上讲,叶修是个比较冷漠的人吧。想到这,孙翔不知为什么有点难过。


比难过更明显的情绪,还是疑惑。叶修这样的人,实在不像是会和人闹什么矛盾的。虽然叶修说话比较气人,但只要和他相处久了,就能发现他说任何话都是不带恶意的,他自己又不是什么记仇的人。


那叶修当初在嘉世,是怎样落到那种局面的呢?


孙翔百思不得其解,眼皮开始打架。










02


这……这是……比赛席?


孙翔震惊了,他明明是在酒店房间里的。


比赛席里还有另一个人,孙翔绕到那个人面前,更震惊了,这不是……张家兴吗?


等等……他刚才是怎么绕过来的?孙翔低头一看,泥马他这是在空中飘啊!他在张家兴眼前晃了几圈,发现张家兴根本看不见他,而且他也不是实体的,什么都碰不到。


但很快孙翔就镇定下来,他应该是在做梦,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张家兴。


张家兴身上穿的还是嘉世的队服,此时他脸色有点难看。孙翔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电脑屏幕,张家兴的织影正被几个角色狠扁着。对手是微草战队,孙翔遍寻记忆也想不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比赛。


回过神再去看比赛,就看到一叶之秋挥舞着却邪冲了过来,挡在织影身前替他承受了很多攻击。


孙翔心里五味杂陈,他一眼就看出,这个一叶之秋不是他操控的,那背后的操作者是谁不言而喻。


主视角会有很强的代入感,从张家兴的屏幕上看,一叶之秋此时奋力杀敌的背影就像天神一样。孙翔再去看张家兴的表情,果然焕发出了光彩,眼睛里跳跃着希望的火花。


但最终,嘉世还是输了。


在一叶之秋被击杀的一瞬间,孙翔想起来了。这是第七赛季季后赛第一轮,嘉世败给了微草。正是这一场比赛让人们意识到,叶秋的时代结束了。


孙翔跟着张家兴飘出比赛席,在选手通道里看到了叶修。叶修的头发比在苏黎世时长一点,嘴里叼着烟,但没点燃,看到张家兴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张家兴从叶修身边走过去,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撇撇嘴,翻了个白眼。


孙翔突然就愤怒了,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想到一叶之秋为织影挡下攻击时张家兴的表情,觉得不该是这样的。他有心陪在叶修身边,但他悲哀地发现他好像不能离张家兴太远。


备战室里放着新闻发布会,嘉世派出的代表是刘皓、苏沐橙、郭阳。刘皓正在侃侃而谈,他的神情有些落寞和疲惫,但语言依旧得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强忍比赛失利痛苦的尽职尽责的好副队。


面对记者刻意刁难地暗示叶修状态下滑的时候,刘皓表情又变了,努力隐忍着,最终没忍住愤恨道:“叶队是我们嘉世的大功臣,我们永远相信他,相信他做的任何决定!”


既不否认叶修状态下滑,又把比赛中战术执行不到位的锅甩出去。长此以往,有心人恐怕就会认为叶修凭借资历倚老卖老,拖累战队成绩。


当初的孙翔听到这番话,心中充满的多是对叶修的不屑,和对斗神蒙尘的惋惜。可此刻他站在上帝视角,知道未来的发展,再去听刘皓的每一句话,都有引导舆论的嫌疑。


孙翔愤怒,又无能为力。备战室里鸦雀无声,孙翔才发现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依旧叼着根没点燃的烟,静静地看着屏幕。


发布会很快结束了,三个人回到备战室。刘皓看到叶修,忙凑上去恨声道:“那群记者太过分了,叶哥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那肯定的,”叶修笑笑,又定定地盯着刘皓严肃道:“你打得不好。”


“是是!”刘皓干笑道。


“复盘的时候再说吧,我出去抽根烟,在外面等你们。”叶修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备战室。


刘皓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大声地唾了一口,他身边的郭阳怼了怼他,向苏沐橙那边使了个眼色。









03


就在孙翔沉浸在怒火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周围的环境突然变了。他此时飘浮在一辆出租车中,上半身在车外,迎着灿烂的日光,飞一般穿过H市的大道。


孙翔缩回车内,看到车后座坐着一个形迹可疑的家伙。这人大热天带个口罩,坐在车里还不摘墨镜,引得司机频频警惕地看他。孙翔满脑子问号,又发现这人有点眼熟,仔细一瞅,这不是黄少天嘛!


黄少天来H市干什么?


孙翔看到黄少天的手指在手机上噼里啪啦地打字,出于道德忍住了窥屏的冲动。随即他又想,这不是做梦嘛,又不是真的,有什么不能看的?


黄少天的手机屏幕上是手机QQ的聊天界面,聊天对象的备注一眼望不到头,叫什么“最可爱温柔帅气的亲爱的……”。


什么鬼,备注也要这么多字?孙翔黑线。


QQ提示音响起,孙翔看到对面回过来的消息:“俱乐部呢。”


孙翔愣住了,对面这人的头像,怎么有点眼熟。是一片火红的枫叶,一片枫叶?不是吧??


黄少天也喜欢叶修?孙翔拒绝承认这个推测,说不定黄少天给所有人的备注都是这种类型的呢。


下一秒孙翔就被打脸了,黄少天回了消息后就返回到了主界面,孙翔清清楚楚地看到除了置顶消息的叶修是长备注外,其他人的备注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这是梦,是梦,梦里的一切都是不合乎逻辑的。孙翔一遍遍安慰自己。


出租车到了嘉世俱乐部,孙翔跟着黄少天飘下车,下意识就朝马路对面的兴欣网吧望了望。


“老叶!”耳边响起黄少天兴奋的喊声,下一秒孙翔就被黄少天拖着飞向了远远站在树荫下的叶修。


上次在张家兴身边的时候孙翔就发现了,一旦离张家兴太远,他就会被一股不可抗力牵制着往张家兴身边飞去。


这黄少天来的时候还带了个鼓鼓囊囊的大背包,孙翔万万没想到一个背着大背包的死宅男能跑得比兔子还快,他心里苦啊。


对孙翔来说,此时距离他上次见到叶修只过了一会。但现实中好像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叶修的头发比季后赛的时候又长了一点,眼底两道青黑,眼皮微微耷拉着,没什么精神。


“老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一定会下来接我的!”黄少天笑。


“你这是来逃荒的?大水冲了和尚庙?”叶修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黄少天一番后调侃道。


“滚滚滚,我千里迢迢来看你,你不感恩戴德泪流满面就算了,还这样对我,枉我给你带了那—么多好吃的,你再这样我可伤心了!”黄少天怒。


“好吧好吧,你看我不是也忍痛割了一个野图boss出来接你了嘛。”叶修无奈。


“你还帮嘉世抢Boss……”黄少天一愣,匆匆忙忙转移话题,把背包从背上拿下来抱到胸前,像个孕妇般说道:“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行了,进去再说吧。”叶修笑,想从黄少天手中接过背包,黄少天没让,他就径自拉着一条背包带,和黄少天抬着走。


看着黄少天菊花般的笑脸,孙翔恶狠狠地诅咒:幼稚!丢人!幼稚……丢人……


进了俱乐部里,黄少天又把墨镜和口罩戴上了,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叶修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也不嫌丢脸。


但他俩最终还是遇到人了,还不少。


一群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陈夜辉,跟在后面的几个人孙翔也有点印象,都是嘉世公会部门的。他们看到叶修和形迹可疑的黄少天,停下来面面相觑。陈夜辉恭恭敬敬地打招呼:“叶队好。”


“好。”叶修笑笑,看向一群人中一个脸涨得通红的家伙,“新来的?好好干!”


“叶……叶神!你能给我签个名吗?”被搭话的人很激动。


叶修失笑,其他人也笑,但笑得怎么看怎么勉强。陈夜辉忙说:“人家叶队忙着呢,你耽误了人家的时间不成罪人了?”


其他人又笑,这回个个笑得非常真诚,孙翔想去抓陈夜辉的领子,但手却从陈夜辉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这不是黄……黄……”一个人突然结结巴巴地插嘴。


黄少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叶修说:“表弟呀,你的工作环境也不怎么样嘛,不知道住的地方如何呀,快带我去看看!”说完也不理杵在原地的一群人,拉着叶修就走。走出一段后又回头对着一群人比了个中指。


虽然黄少天拉着叶修的手有点碍眼,但孙翔还是想给他点一个赞。


到叶修房间后,黄少天把满满一背包的东西倒在床上,从中扒拉出一个寒酸的小黑塑料袋递给叶修:“这是给苏妹子的,”说完献宝般地看向叶修,“剩下的都是你的。”


叶修狐疑地打开巴掌大的塑料袋,里面静静地躺着一袋瓜子。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给她了。”叶修提议。


接下来孙翔周身环境开始不断跳跃,所见都是一些黄少天和叶修相处的画面。气得孙翔想去试试梦中自杀是不是真的能醒过来,但让他欲哭无泪的是,他是没有实体的,想自杀都无从下手。


很快跳跃停止了,还是在嘉世俱乐部内,黄少天和叶修遇到了上次要签名的那个公会成员。那人看到叶修,淡淡地说:“叶队好。”


叶修愣了一下,笑着回:“嗯,好,干得还习惯吗?”


“挺好的,谢谢叶队关心。那啥我有点事,就先走了啊。”那人充满歉意地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少天面沉如水,向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走去,才走了一步,手腕就被抓住了。


“怎么,不是说饿了,不去吃饭了?”叶修笑着问。


“他什么意思?”黄少天皱眉,看到叶修淡然的表情,神色缓了缓,“走,出去吃饭,请你吃大餐!”


只有孙翔还愣愣地没回过神,这种吃了苍蝇一般的感觉,算怎么回事呢?









04


孙翔都有点佩服刘皓了。


每天绞尽脑汁地想着怎样既打输比赛又不让自己表现得很难看,闲暇时还要去拉拢这个,巴结那个。睡前和粉丝亲切互动一番,再去网上找找黑叶秋的言论愉悦地看上两个小时。


这样彻头彻尾的虚伪也是一种才能吧。


自从跟在刘皓身边后,孙翔感觉自己的自制力有了显著的提高。听着几个歪歪斜斜的醉汉贬低叶修的言论,他已经没有拿菜刀的念头了。


回到俱乐部,贺铭和申建几个人先回房了,剩刘皓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向房间走去,走到房间门口,竟然直接滑下去靠在门上睡了起来。


孙翔忍不住拍手称快,真是活该啊!就让他在这睡一宿吧,最好再被谁拍下来放到网上。


刘皓即使在半梦半醒间,也依然在愤恨地咒骂着“叶秋”。谁知这骂着骂着,就把正主骂来了。


叶修披着嘉世队服外套,看到靠在门口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刘皓,皱了皱眉,蹲下身拍拍他的脸。


“谁呀?”刘皓不耐烦,用力挥开叶修的手,把叶修白皙的手拍出了个红印子。


孙翔当时就火了,他恨呀,恨他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心里重复着各种版本的国骂。


“职业选手,怎么能喝这么多酒?”叶修声音低沉。


刘皓听到这声音条件反射般激灵了一下,他眯着眼仔细看了看叶修,仿佛确认什么似的,咧开嘴阴阳怪气道:“这不是叶哥嘛,您老还有心情训我啊?你马上就要滚蛋了你知不知道啊哈哈哈哈……”


叶修没说话,目光直直地望着刘皓,刘皓干笑了一会,没得到回应,又开始断断续续地咒骂,眼神乱晃,就是不敢看叶修的眼睛。


“能起来吗?回屋里撒酒疯去。”叶修淡淡道。


刘皓好像已经醉到神志不清了,听到叶修的话也没什么反应,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般地架起刘皓,踉踉跄跄地把他拖回屋里。


期间刘皓不老实得很,把叶修披在肩上的外套都给挣掉了,帐号卡从口袋里滑出来,“啪嗒”一声掉到地上。


叶修把刘皓拖到床上,扒掉他的鞋,再把被子抖落开扔到他身上。做完这一切叶修扶着腰喘了一会,才回身捡起帐号卡,拭掉沾上的灰,又把外套捡起来,胡乱搭在肩上。


孙翔心里难受极了,想起几年前他心中的“斗神蒙尘论”。


斗神确实蒙尘了,称号赋予了帐号卡,但其实都应该是属于操作者的。叶修才是斗神,而他身边的这些人早已不是什么能拭去的灰尘,而是一摊摊深不见底的污泥。


孙翔替叶修委屈,叶修早就该离开嘉世了,他现在就盼着嘉世动作快一点,让叶修早点解脱。


不知道是不是他不想待在刘皓身边的强烈愿意感动了上苍,孙翔发现,与他之间产生“磁场”的人变成了叶修。


叶修离开刘皓的房间,好生带上门,向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的电子屏上诚实地记录着嘉世战队糟糕的战绩,叶修一动不动地看着电子显示屏,左手下意识摩挲着一直没揣回兜里的帐号卡,站姿依旧懒懒散散的。


可孙翔突然有点慌,他总觉得叶修的背其实挺得笔直,仿佛下一秒就要折断了,他迅速绕到叶修面前看叶修的表情。


这是什么表情?这是……期待吗?


孙翔眼睛湿了,他想对着叶修怒吼:“你在期待什么呢?”叶修那么通透的一个人,当然不可能是期待能一直在嘉世待下去。


那你是在期待你走了以后,嘉世就能有好成绩吗?










05


这又是什么地方?


孙翔无语地看着在小饭馆吃面的中年男人,他没记错的话,他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吧。


虽然搞不清状况,倒难得让孙翔有了思考的时间。


他做的这个梦太长了,又长又真实。真有点像黄粱一梦梦一生。


这个梦让孙翔对叶修改观不少。他以为,叶修是冷漠的,对荣耀之外的事不关心也不在意。


但是叶修只是温柔得不明显,比如他表面对黄少天不耐烦,但黄少天真的提出什么要求,他一般是不会拒绝的。他甚至会花上很长时间去帮苏沐橙编那些看起来就复杂的辫子。


这虽然只是个梦,但孙翔回忆起叶修和国家队众人相处的种种,他发现,叶修确实是温柔的,只是他以前看不懂。


“老板,打包两份牛肉面。”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孙翔的思绪。


天气转凉了,叶修却还是穿着一件挺薄的外套,哆哆嗦嗦地搓着手。


看吧,这么懒的一个人,却愿意跑下楼给苏沐橙带饭。孙翔心里酸溜溜的。


小饭馆看起来有年头了,是两口子在经营,老板娘在里面煮面,老板在外面招待客人。


这老板看起来很健谈,此时和中年男人聊得热火朝天,就差把人家银行卡密码都问出来了。


刚才孙翔没仔细听,这一听,发现不对劲,他看向叶修的方向,却发现叶修没事人一样,时不时还插两句嘴。


原来这中年男人马上要出国了,他是一个荣耀老玩家,从第一赛季开始就喜欢叶秋。此番出国,怕是要在国外定居了,想起以前苏沐橙发微博说和叶秋在这个小饭馆吃过饭,于是绕了大半个中国跑到这,为了吃一碗叶秋吃过的牛肉面。


“算是给自己这么多年一个交代吧。”中年男人感叹着。


“叶秋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非常感动的。”叶修打包的面好了,他去前台付账回来时路过男人的桌边说。


“谢谢。”男人笑笑。


很快男人也吃完了,付账时却被告知已经付过了。


老板娘从厨房探出头来说:“刚刚那个小伙子说是叶秋请客,不用客气。”


中年男人笑笑,接受了小伙子的善意。


“哦,对了,他还留了纸条,在收款机旁边。”老板娘补充道。


收款机旁是一张展开的烟盒中的锡纸,上面是六个字:一路顺风,叶秋。


明明是年纪不小的大男人,看着熟悉的“叶秋”两个字,眼圈都红了。











06


兴欣的老板在哭,很多人在哭,因为叶秋退役了。


叶修走了出来,和陈果扯了两句,他说:“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哭呢?”


陈果把纸巾塞给叶修,叶修的表情隐在烟雾里。陈果迈步回到网吧,孙翔也不得不跟着她回去。他回身看着叶修面前的一团团烟雾,心里一阵阵绞痛。


孙翔被硬生生疼醒了,心脏依旧一抽一抽的,往脸上摸去,竟也是湿的。


这一切,真的只是梦吗?


“迟到了7分38秒。”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年轻人虽然精力旺盛,但晚上也该早点睡嘛。”叶修观察着孙翔脸上的黑眼圈。


“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不知道早点睡?”张佳乐呛声道。


“咳,张佳乐小朋友,现在是训练时间,有什么话说要先举手。”叶修严肃道。


“你当这里是幼儿园大班吗?”方锐吐槽。


“幼稚!”唐昊翻白眼。


“你是以什么立场说出这话的?”叶修震惊地看着唐昊,“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的规矩,你们不知道?”


“好啦好啦,都安心训练。”喻文州失笑。


“听到没有,都认真训练,要不队长生气了。孙翔小朋友快回到座位上。”叶修附和,结果换来一片白眼。


孙翔今天走神的严重,训练间隙叶修把他单独叫出来说话。


“怎么了,没休息好?”叶修叼着根烟,但没点燃。


这一幕有些熟悉,让孙翔没忍住问出了想说的话。


“你记不记得,有一次刘皓喝醉了,你把他送回房间……”孙翔吞吞吐吐地组织着语言。


叶修眼神迷茫。


“那你记不记得,嘉世旁边的小饭馆里,你遇到一个要出国的粉丝,他……”孙翔不放弃,换一件事求证着。


叶修的眼神转为惊讶:“你怎么知道?”


孙翔没去和叶修解释,他就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虽然没有科学依据,但叶修就是这样一个人,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别人对他的不好,他不会在意。


别人对他的好,他总是记得。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