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一只无所事事只知道吃粮的喻文苏小老婆
魔盗全龙哑
本命喻苏苏>WiFi>叶神>莱恩哈特>绘里酱>魔法少女王大眼

【all叶】旁观者

长安无恙:

文笔渣,私设多,ooc慎入!!!





01


叶修是个非常出色的人。


即使孙翔因为叶修经历过许多挫折,也不妨碍他得出这个结论。


到轮回之后,孙翔终于能够放下骄躁,一心一意去追求胜利。也渐渐懂得了叶修那颗追逐荣耀的心。


正因为懂得,才为之震撼。在孙翔看来,叶修创造的奇迹没有人可以复制。其他人或是没有从头再来的勇气,或是坚持不住中途放弃,就算二者兼具,也没有人像叶修一样强大。


强大、坚韧、无所畏惧。让人尊敬,又让人着迷。


孙翔觉得,叶修一定是非常讨厌他的。就像他虽然对叶修有那么点敬佩,可见了面也不会给叶修什么好脸色。


但世邀赛这么多天的相处中,叶修虽然时常调侃他,表现出来的情绪却绝不是讨厌,甚至会因为孙翔是战斗法师而多提点他几句。


叶修在人际交往方面是非常诚实的,他表现出不讨厌,那就真的是不讨厌。这让孙翔很诧异,此刻结束了一天的训练躺在酒店房间中,他依然在想这件事。


想着想着孙翔就明白了,叶修这人,好像对荣耀之外的人和事都不是很上心。哪怕是被嘉世赶走这样的大事,也只是情绪波动了一下,很快就云淡风轻了。


可能从某种意义上讲,叶修是个比较冷漠的人吧。想到这,孙翔不知为什么有点难过。


比难过更明显的情绪,还是疑惑。叶修这样的人,实在不像是会和人闹什么矛盾的。虽然叶修说话比较气人,但只要和他相处久了,就能发现他说任何话都是不带恶意的,他自己又不是什么记仇的人。


那叶修当初在嘉世,是怎样落到那种局面的呢?


孙翔百思不得其解,眼皮开始打架。










02


这……这是……比赛席?


孙翔震惊了,他明明是在酒店房间里的。


比赛席里还有另一个人,孙翔绕到那个人面前,更震惊了,这不是……张家兴吗?


等等……他刚才是怎么绕过来的?孙翔低头一看,泥马他这是在空中飘啊!他在张家兴眼前晃了几圈,发现张家兴根本看不见他,而且他也不是实体的,什么都碰不到。


但很快孙翔就镇定下来,他应该是在做梦,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张家兴。


张家兴身上穿的还是嘉世的队服,此时他脸色有点难看。孙翔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电脑屏幕,张家兴的织影正被几个角色狠扁着。对手是微草战队,孙翔遍寻记忆也想不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比赛。


回过神再去看比赛,就看到一叶之秋挥舞着却邪冲了过来,挡在织影身前替他承受了很多攻击。


孙翔心里五味杂陈,他一眼就看出,这个一叶之秋不是他操控的,那背后的操作者是谁不言而喻。


主视角会有很强的代入感,从张家兴的屏幕上看,一叶之秋此时奋力杀敌的背影就像天神一样。孙翔再去看张家兴的表情,果然焕发出了光彩,眼睛里跳跃着希望的火花。


但最终,嘉世还是输了。


在一叶之秋被击杀的一瞬间,孙翔想起来了。这是第七赛季季后赛第一轮,嘉世败给了微草。正是这一场比赛让人们意识到,叶秋的时代结束了。


孙翔跟着张家兴飘出比赛席,在选手通道里看到了叶修。叶修的头发比在苏黎世时长一点,嘴里叼着烟,但没点燃,看到张家兴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张家兴从叶修身边走过去,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撇撇嘴,翻了个白眼。


孙翔突然就愤怒了,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想到一叶之秋为织影挡下攻击时张家兴的表情,觉得不该是这样的。他有心陪在叶修身边,但他悲哀地发现他好像不能离张家兴太远。


备战室里放着新闻发布会,嘉世派出的代表是刘皓、苏沐橙、郭阳。刘皓正在侃侃而谈,他的神情有些落寞和疲惫,但语言依旧得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强忍比赛失利痛苦的尽职尽责的好副队。


面对记者刻意刁难地暗示叶修状态下滑的时候,刘皓表情又变了,努力隐忍着,最终没忍住愤恨道:“叶队是我们嘉世的大功臣,我们永远相信他,相信他做的任何决定!”


既不否认叶修状态下滑,又把比赛中战术执行不到位的锅甩出去。长此以往,有心人恐怕就会认为叶修凭借资历倚老卖老,拖累战队成绩。


当初的孙翔听到这番话,心中充满的多是对叶修的不屑,和对斗神蒙尘的惋惜。可此刻他站在上帝视角,知道未来的发展,再去听刘皓的每一句话,都有引导舆论的嫌疑。


孙翔愤怒,又无能为力。备战室里鸦雀无声,孙翔才发现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依旧叼着根没点燃的烟,静静地看着屏幕。


发布会很快结束了,三个人回到备战室。刘皓看到叶修,忙凑上去恨声道:“那群记者太过分了,叶哥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那肯定的,”叶修笑笑,又定定地盯着刘皓严肃道:“你打得不好。”


“是是!”刘皓干笑道。


“复盘的时候再说吧,我出去抽根烟,在外面等你们。”叶修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备战室。


刘皓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大声地唾了一口,他身边的郭阳怼了怼他,向苏沐橙那边使了个眼色。









03


就在孙翔沉浸在怒火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周围的环境突然变了。他此时飘浮在一辆出租车中,上半身在车外,迎着灿烂的日光,飞一般穿过H市的大道。


孙翔缩回车内,看到车后座坐着一个形迹可疑的家伙。这人大热天带个口罩,坐在车里还不摘墨镜,引得司机频频警惕地看他。孙翔满脑子问号,又发现这人有点眼熟,仔细一瞅,这不是黄少天嘛!


黄少天来H市干什么?


孙翔看到黄少天的手指在手机上噼里啪啦地打字,出于道德忍住了窥屏的冲动。随即他又想,这不是做梦嘛,又不是真的,有什么不能看的?


黄少天的手机屏幕上是手机QQ的聊天界面,聊天对象的备注一眼望不到头,叫什么“最可爱温柔帅气的亲爱的……”。


什么鬼,备注也要这么多字?孙翔黑线。


QQ提示音响起,孙翔看到对面回过来的消息:“俱乐部呢。”


孙翔愣住了,对面这人的头像,怎么有点眼熟。是一片火红的枫叶,一片枫叶?不是吧??


黄少天也喜欢叶修?孙翔拒绝承认这个推测,说不定黄少天给所有人的备注都是这种类型的呢。


下一秒孙翔就被打脸了,黄少天回了消息后就返回到了主界面,孙翔清清楚楚地看到除了置顶消息的叶修是长备注外,其他人的备注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这是梦,是梦,梦里的一切都是不合乎逻辑的。孙翔一遍遍安慰自己。


出租车到了嘉世俱乐部,孙翔跟着黄少天飘下车,下意识就朝马路对面的兴欣网吧望了望。


“老叶!”耳边响起黄少天兴奋的喊声,下一秒孙翔就被黄少天拖着飞向了远远站在树荫下的叶修。


上次在张家兴身边的时候孙翔就发现了,一旦离张家兴太远,他就会被一股不可抗力牵制着往张家兴身边飞去。


这黄少天来的时候还带了个鼓鼓囊囊的大背包,孙翔万万没想到一个背着大背包的死宅男能跑得比兔子还快,他心里苦啊。


对孙翔来说,此时距离他上次见到叶修只过了一会。但现实中好像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叶修的头发比季后赛的时候又长了一点,眼底两道青黑,眼皮微微耷拉着,没什么精神。


“老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一定会下来接我的!”黄少天笑。


“你这是来逃荒的?大水冲了和尚庙?”叶修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黄少天一番后调侃道。


“滚滚滚,我千里迢迢来看你,你不感恩戴德泪流满面就算了,还这样对我,枉我给你带了那—么多好吃的,你再这样我可伤心了!”黄少天怒。


“好吧好吧,你看我不是也忍痛割了一个野图boss出来接你了嘛。”叶修无奈。


“你还帮嘉世抢Boss……”黄少天一愣,匆匆忙忙转移话题,把背包从背上拿下来抱到胸前,像个孕妇般说道:“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行了,进去再说吧。”叶修笑,想从黄少天手中接过背包,黄少天没让,他就径自拉着一条背包带,和黄少天抬着走。


看着黄少天菊花般的笑脸,孙翔恶狠狠地诅咒:幼稚!丢人!幼稚……丢人……


进了俱乐部里,黄少天又把墨镜和口罩戴上了,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叶修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也不嫌丢脸。


但他俩最终还是遇到人了,还不少。


一群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陈夜辉,跟在后面的几个人孙翔也有点印象,都是嘉世公会部门的。他们看到叶修和形迹可疑的黄少天,停下来面面相觑。陈夜辉恭恭敬敬地打招呼:“叶队好。”


“好。”叶修笑笑,看向一群人中一个脸涨得通红的家伙,“新来的?好好干!”


“叶……叶神!你能给我签个名吗?”被搭话的人很激动。


叶修失笑,其他人也笑,但笑得怎么看怎么勉强。陈夜辉忙说:“人家叶队忙着呢,你耽误了人家的时间不成罪人了?”


其他人又笑,这回个个笑得非常真诚,孙翔想去抓陈夜辉的领子,但手却从陈夜辉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这不是黄……黄……”一个人突然结结巴巴地插嘴。


黄少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叶修说:“表弟呀,你的工作环境也不怎么样嘛,不知道住的地方如何呀,快带我去看看!”说完也不理杵在原地的一群人,拉着叶修就走。走出一段后又回头对着一群人比了个中指。


虽然黄少天拉着叶修的手有点碍眼,但孙翔还是想给他点一个赞。


到叶修房间后,黄少天把满满一背包的东西倒在床上,从中扒拉出一个寒酸的小黑塑料袋递给叶修:“这是给苏妹子的,”说完献宝般地看向叶修,“剩下的都是你的。”


叶修狐疑地打开巴掌大的塑料袋,里面静静地躺着一袋瓜子。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给她了。”叶修提议。


接下来孙翔周身环境开始不断跳跃,所见都是一些黄少天和叶修相处的画面。气得孙翔想去试试梦中自杀是不是真的能醒过来,但让他欲哭无泪的是,他是没有实体的,想自杀都无从下手。


很快跳跃停止了,还是在嘉世俱乐部内,黄少天和叶修遇到了上次要签名的那个公会成员。那人看到叶修,淡淡地说:“叶队好。”


叶修愣了一下,笑着回:“嗯,好,干得还习惯吗?”


“挺好的,谢谢叶队关心。那啥我有点事,就先走了啊。”那人充满歉意地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少天面沉如水,向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走去,才走了一步,手腕就被抓住了。


“怎么,不是说饿了,不去吃饭了?”叶修笑着问。


“他什么意思?”黄少天皱眉,看到叶修淡然的表情,神色缓了缓,“走,出去吃饭,请你吃大餐!”


只有孙翔还愣愣地没回过神,这种吃了苍蝇一般的感觉,算怎么回事呢?









04


孙翔都有点佩服刘皓了。


每天绞尽脑汁地想着怎样既打输比赛又不让自己表现得很难看,闲暇时还要去拉拢这个,巴结那个。睡前和粉丝亲切互动一番,再去网上找找黑叶秋的言论愉悦地看上两个小时。


这样彻头彻尾的虚伪也是一种才能吧。


自从跟在刘皓身边后,孙翔感觉自己的自制力有了显著的提高。听着几个歪歪斜斜的醉汉贬低叶修的言论,他已经没有拿菜刀的念头了。


回到俱乐部,贺铭和申建几个人先回房了,剩刘皓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向房间走去,走到房间门口,竟然直接滑下去靠在门上睡了起来。


孙翔忍不住拍手称快,真是活该啊!就让他在这睡一宿吧,最好再被谁拍下来放到网上。


刘皓即使在半梦半醒间,也依然在愤恨地咒骂着“叶秋”。谁知这骂着骂着,就把正主骂来了。


叶修披着嘉世队服外套,看到靠在门口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刘皓,皱了皱眉,蹲下身拍拍他的脸。


“谁呀?”刘皓不耐烦,用力挥开叶修的手,把叶修白皙的手拍出了个红印子。


孙翔当时就火了,他恨呀,恨他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心里重复着各种版本的国骂。


“职业选手,怎么能喝这么多酒?”叶修声音低沉。


刘皓听到这声音条件反射般激灵了一下,他眯着眼仔细看了看叶修,仿佛确认什么似的,咧开嘴阴阳怪气道:“这不是叶哥嘛,您老还有心情训我啊?你马上就要滚蛋了你知不知道啊哈哈哈哈……”


叶修没说话,目光直直地望着刘皓,刘皓干笑了一会,没得到回应,又开始断断续续地咒骂,眼神乱晃,就是不敢看叶修的眼睛。


“能起来吗?回屋里撒酒疯去。”叶修淡淡道。


刘皓好像已经醉到神志不清了,听到叶修的话也没什么反应,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般地架起刘皓,踉踉跄跄地把他拖回屋里。


期间刘皓不老实得很,把叶修披在肩上的外套都给挣掉了,帐号卡从口袋里滑出来,“啪嗒”一声掉到地上。


叶修把刘皓拖到床上,扒掉他的鞋,再把被子抖落开扔到他身上。做完这一切叶修扶着腰喘了一会,才回身捡起帐号卡,拭掉沾上的灰,又把外套捡起来,胡乱搭在肩上。


孙翔心里难受极了,想起几年前他心中的“斗神蒙尘论”。


斗神确实蒙尘了,称号赋予了帐号卡,但其实都应该是属于操作者的。叶修才是斗神,而他身边的这些人早已不是什么能拭去的灰尘,而是一摊摊深不见底的污泥。


孙翔替叶修委屈,叶修早就该离开嘉世了,他现在就盼着嘉世动作快一点,让叶修早点解脱。


不知道是不是他不想待在刘皓身边的强烈愿意感动了上苍,孙翔发现,与他之间产生“磁场”的人变成了叶修。


叶修离开刘皓的房间,好生带上门,向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的电子屏上诚实地记录着嘉世战队糟糕的战绩,叶修一动不动地看着电子显示屏,左手下意识摩挲着一直没揣回兜里的帐号卡,站姿依旧懒懒散散的。


可孙翔突然有点慌,他总觉得叶修的背其实挺得笔直,仿佛下一秒就要折断了,他迅速绕到叶修面前看叶修的表情。


这是什么表情?这是……期待吗?


孙翔眼睛湿了,他想对着叶修怒吼:“你在期待什么呢?”叶修那么通透的一个人,当然不可能是期待能一直在嘉世待下去。


那你是在期待你走了以后,嘉世就能有好成绩吗?










05


这又是什么地方?


孙翔无语地看着在小饭馆吃面的中年男人,他没记错的话,他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吧。


虽然搞不清状况,倒难得让孙翔有了思考的时间。


他做的这个梦太长了,又长又真实。真有点像黄粱一梦梦一生。


这个梦让孙翔对叶修改观不少。他以为,叶修是冷漠的,对荣耀之外的事不关心也不在意。


但是叶修只是温柔得不明显,比如他表面对黄少天不耐烦,但黄少天真的提出什么要求,他一般是不会拒绝的。他甚至会花上很长时间去帮苏沐橙编那些看起来就复杂的辫子。


这虽然只是个梦,但孙翔回忆起叶修和国家队众人相处的种种,他发现,叶修确实是温柔的,只是他以前看不懂。


“老板,打包两份牛肉面。”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孙翔的思绪。


天气转凉了,叶修却还是穿着一件挺薄的外套,哆哆嗦嗦地搓着手。


看吧,这么懒的一个人,却愿意跑下楼给苏沐橙带饭。孙翔心里酸溜溜的。


小饭馆看起来有年头了,是两口子在经营,老板娘在里面煮面,老板在外面招待客人。


这老板看起来很健谈,此时和中年男人聊得热火朝天,就差把人家银行卡密码都问出来了。


刚才孙翔没仔细听,这一听,发现不对劲,他看向叶修的方向,却发现叶修没事人一样,时不时还插两句嘴。


原来这中年男人马上要出国了,他是一个荣耀老玩家,从第一赛季开始就喜欢叶秋。此番出国,怕是要在国外定居了,想起以前苏沐橙发微博说和叶秋在这个小饭馆吃过饭,于是绕了大半个中国跑到这,为了吃一碗叶秋吃过的牛肉面。


“算是给自己这么多年一个交代吧。”中年男人感叹着。


“叶秋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非常感动的。”叶修打包的面好了,他去前台付账回来时路过男人的桌边说。


“谢谢。”男人笑笑。


很快男人也吃完了,付账时却被告知已经付过了。


老板娘从厨房探出头来说:“刚刚那个小伙子说是叶秋请客,不用客气。”


中年男人笑笑,接受了小伙子的善意。


“哦,对了,他还留了纸条,在收款机旁边。”老板娘补充道。


收款机旁是一张展开的烟盒中的锡纸,上面是六个字:一路顺风,叶秋。


明明是年纪不小的大男人,看着熟悉的“叶秋”两个字,眼圈都红了。











06


兴欣的老板在哭,很多人在哭,因为叶秋退役了。


叶修走了出来,和陈果扯了两句,他说:“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哭呢?”


陈果把纸巾塞给叶修,叶修的表情隐在烟雾里。陈果迈步回到网吧,孙翔也不得不跟着她回去。他回身看着叶修面前的一团团烟雾,心里一阵阵绞痛。


孙翔被硬生生疼醒了,心脏依旧一抽一抽的,往脸上摸去,竟也是湿的。


这一切,真的只是梦吗?


“迟到了7分38秒。”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年轻人虽然精力旺盛,但晚上也该早点睡嘛。”叶修观察着孙翔脸上的黑眼圈。


“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不知道早点睡?”张佳乐呛声道。


“咳,张佳乐小朋友,现在是训练时间,有什么话说要先举手。”叶修严肃道。


“你当这里是幼儿园大班吗?”方锐吐槽。


“幼稚!”唐昊翻白眼。


“你是以什么立场说出这话的?”叶修震惊地看着唐昊,“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的规矩,你们不知道?”


“好啦好啦,都安心训练。”喻文州失笑。


“听到没有,都认真训练,要不队长生气了。孙翔小朋友快回到座位上。”叶修附和,结果换来一片白眼。


孙翔今天走神的严重,训练间隙叶修把他单独叫出来说话。


“怎么了,没休息好?”叶修叼着根烟,但没点燃。


这一幕有些熟悉,让孙翔没忍住问出了想说的话。


“你记不记得,有一次刘皓喝醉了,你把他送回房间……”孙翔吞吞吐吐地组织着语言。


叶修眼神迷茫。


“那你记不记得,嘉世旁边的小饭馆里,你遇到一个要出国的粉丝,他……”孙翔不放弃,换一件事求证着。


叶修的眼神转为惊讶:“你怎么知道?”


孙翔没去和叶修解释,他就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虽然没有科学依据,但叶修就是这样一个人,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别人对他的不好,他不会在意。


别人对他的好,他总是记得。




——fin——





评论

热度(322)

  1. 哦。长安无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