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一只无所事事只知道吃粮的喻文苏小老婆
魔盗全龙哑
本命喻苏苏>WiFi>叶神>莱恩哈特>绘里酱>魔法少女王大眼

挂一挂《不良少年》这篇文

阿言—冷cp狂热:

首先,让我开篇先严厉控诉一下 @慕瑾 



她凭什么将文章写的又好又棒导致我整个晚自习都沉迷其中,我仔细一想,她肯定是为了让我不能好好学习。


居然为了让我和亲爱的学习分离使出这种手段,可以说是无敌坏坏了。






好的话不多说,让我们看看紧总是怎么把我和学习分开的。



在踏进这间被誉为集结了R中所有不良少年的班级的一瞬间,叶修就警觉地发现了什么异样。


“欸你谁啊,走错班了吧?”一个黄毛注意到了在教室门口沉默站立的他,笑嘻嘻地凑过来询问道,“以前没见过你啊,你几班的,转学生吗。哎呦喂,不穿校服,酷啊哥们,你就是直奔我们班来的吧?”


黄毛表情有些欣喜,手一把搭上叶修的肩膀,山水不露地施力,颇有些强迫叶修进这个班的意味。


“同学,”叶修怜悯地低头看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少年,“我是老师。”


少年笑容一僵,但却没有识趣地收回爪子,变本加厉地凑上来打听:“这不成啊,我以前都没见过你呢,你新来的?教几班?我们班吗?”


叶修发现这个少年的话似乎不是一般的多,任他问下去可能会被问候祖宗十八代,于是叶修抓住少年的手腕,将它悬在半空,看它随着主人的意志而握紧成拳而后又不甘地松开。


“我是高二9班的新班主任。”叶修淡淡地说,“也就是你的新班主任。有什么想要了解的等一下上课可以举手发问。”


少年闻言表情悄然变了。原先就像沾染着阳光的朝气笑容变得阴冷又嘲讽,他的话量也马上减少了,显然是收起了所有的伪装,语气冷淡:“好,欢迎新老师。”


“是班主任。”叶修纠正,“记住了没啊,黄少天同学。”


黄少天终于愣了愣,而后笑容放大,被叶修抓着了手腕的手一翻,掌心向上,两边四指对称收起,亮出了一个明晃晃的中指。


“记住了记住了,叶老师嘛。”





黄少天小朋友你知不知道这样容易找不到叶老婆(bus)




首先不良少年这个设定可以说是无敌酷炫了,是讲叶老师调教这群不良少年(实则品学兼优比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的故事。




不得不说这段黄少天拽到酷,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象后来叶老师调教他们的情节。


这一段引人入胜,我给100分。





“喻文州同学,”叶修眯了眯眼睛,一手掏出了打火机,一手拿出了蜡烛,眼看就要点燃,“敬你的耳朵。”


班里的人马上朝喻文州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喻文州脸上满是苦笑,而他身边的黄少天还疑惑地左顾右盼,不停地问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给喻文州点蜡。


“你辛苦了。”叶修叹了口气,收回了蜡烛,一面把玩着打火机,一面漫不经心地下达了作为班主任的第一个指令,“那么以后9班的班长就由你来担任吧。”






叶修点了点头:“非常聪明。”语罢继续盯着黄少天,眼神好像看到了什么珍贵的事物,语气期待,“少天同学管【隔开】制刀【隔开】具玩得挺溜的吧?”


黄少天谦虚:“一般一般,就送了几十个进医院而已。”


“那以后你就是卫生委员了,毕竟钢管和扫把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区别嘛。”叶修轻轻巧巧地说。


“我靠,这他妈哪里有相似之处了!”黄少天炸毛。


叶修拍桌:“说脏话,德育分扣两分。”




“大姐大楚云秀嘛,”叶修语气自然,“我跟你的烟是老熟人了。”


楚云秀一愣,随即盯着自己桌子上的芙蓉王,又看看叶修,顿时了然:“烟友烟友!”


叶修点了点头,掏出一包软中华,淡定地抽出一根把玩,烟支上喷了数字,楚云秀不太能看清,但是认出来开头是3字号,属于五星级烟店才几个月开一次的一条六百多的那种烟。


楚云秀:“……”烟你个无耻的资本家友。



如果这三段看下来一下没笑,你过来找我。


紧接着开始叶老师出现的剧情,就是上面这一段叶老师调教学生的精彩片段了。酷炫之后接连着笑点,笑点的安排也给人一种“可以,这非常叶修。”的感觉,我们的紧先生可以说是非常棒了。


不得不夸奖一下我们的紧先生,对于如何正确的将幽默感自然而然地融入叶叶的言语间,我们的紧小姐已经是越来约熟练了。





楚云秀很是无语,又朝她翻了个白眼,正想说些什么,就见那个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看起来并不强壮的班主任拨开了黄少天和楚云秀,站在了他的学生前面,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


很奇怪的感觉。


9班的几个学生在那一刻都有同样的想法,这样怪异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叶修开口,用强硬而冷淡的语气发出了警告也没有消失。


他们听到叶修这样说:


“她是我的学生,我要带她回去补习,你有什么意见吗?”



这里叶叶站出来保护云秀真的太帅了!!字里行间都可以感受到叶叶的强大,这种强大是心灵和精神上,透过行动表现,且直击人心。


我只能爆哭!!我爱他!!!





于是叶修叫他们都找出必修一的书本来,在这期间他还絮絮叨叨:“我不知道你们是因为什么才来到这个班,也不知道你们打过多少架骂过多少人被看得有多无可救药,我现在只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帮助我,我想实现这个目标。”


大家抬头看向班主任,见他脸上没有什么澎湃神色,但说出来的话却一下一下敲击着他们的心:


我要让你们成为最令人瞩目的存在,我要让你们的闪光点都被所有人看到,我要让你们惊艳所有看不起你们的人。



看到这一句的时候,晚自习开始的铃声在我耳边想起。


就是这一句话,让我毅然决然地打算,晚自习就算被巡查的老师捉到我也要把这篇看完。


怎么把我的叶叶写的这么这么好啊呜呜呜qaqq


爱紧紧




于是叶叶更体贴的地方还有下面



“是我归纳的知识点和一些题型,尽可能学得通俗易懂,你有事没事拿出来看两眼,像什么升国旗开级会的时间就看看,不然太浪费时间了。”


“让冯级知道你这么说他得打死你……”孙翔嘟囔着,眼睛却因为看着叶修那丑丑的字占得满满的笔记本而有些发热。叶修写得确实非常通俗易懂,不同于课本上死板的说明,题型旁也有注释着解题思路,俨然比种种教材书都详细贴心。




“不一样。”王杰希观察着自己的小册子和周泽楷的,转头又看看黄少天和孙翔的,最后翻了翻叶修手里的,确定三本是不一样的,“孙翔这个是必修一所有知识点的详细归纳,黄少天的是必修一二四五都有,比较主要的是必修二。周泽楷的和黄少天知识面差不多,不过他的更多的偏向必修四五的难点。而我的,是我们还没学过的必修三的归纳。”



王杰希这里出现了第一个瑾式冷漠。


何为瑾式冷漠?—瑾式冷漠又称紧式冷漠,也就是慕瑾式对于情节的冷处理方法。我第一眼看到孙翔拿到练习册并且人人都有的时候,就马上想到了大家的笔记都是不一样的这种可能性。这种时候一般都会选择类似于夏虫中的伏笔对待方法,比如在另外一个时间节点孙翔猛的发现每个人的笔记都有所不同,以此通过孙翔的心理描写井喷式地体现叶修的细心和温柔。


但是我们的紧总却让王杰希当场就说了出来,不得不说紧总出其不意当头打我一棒。对于吃惯了套路形的我来说,不失为一种奇妙的体验。





“要对照两个,一个是我的学生,一个是那边那个男生,你先录下他们的,鞋子现在还在宿舍,等一下我再带你去采集那上面的指纹。”叶修指挥道。


那个男生急了,扑了过来,有些气急败坏地质问:“你是谁啊你,为了一个学生做到这种地步?你疯了吧!”


在场所有人都有同样的的想法,这种事本来学校都不会太在意,凭什么一个小小的老师要做到这种地步。


叶修握住喻文州的手腕,认真地说:“我是高二9班的班主任,喻文州是我的学生,我来这间学校就是为了这些学生。”


我绝不允许我的学生沾上一点不该是他的污点。”



叶老师的三观也太正了叭qaq叶老师您的班上还缺学生吗,不搞基的那种qaq


对于这群陷害文州的垃圾,我只想说




接下来,到了文州被感化的时候了!



叶修似乎察觉到了喻文州的眼神,便转过头,眼神一下柔化,似坚冰被阳光拥抱,温柔化了一地。


“叶老师……”喻文州的眼眶突然有些发热,他不由自主地叫了叶修一声,却没想好要说些什么。


“别和我客气,”叶修松开手,继而拍拍喻文州的肩膀,“一面一米二长的锦旗,上面写赠予优秀老师皮卡修,感谢他救我一条鱼命,明天早操前送来,我挂电脑前。”



叶老师!!!请你注意形象!!请你好好地调情可不可以!





叶修收起了玩笑的表情,冷声道:“你真的了解吗?”


少天妈妈语气也有些愤怒了:“我不了解难道你一个新来的老师了解吗?”


“那就问你最简单的,黄少天中考是多少分?是以第几名进入这个学校的?在高一时他重点班还是普通班?他和校篮球队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叶修一字一顿的问,仿佛用利刃一刀刀剖开对方虚伪的面目。


“中考是六百……六百多分,第几……啧,”黄少天母亲懒得回答了,“这么久的事又有谁会记得?重要吗?”


黄少天看着叶修,叶修却不看他,盯着手机微微皱眉,语气慢慢加重:“黄少天中考678分,以第四十八名的名次进入R中,高一时他在重点班,他所在的校篮球队打进了区赛的决赛,是区里的第二名。”


少天母亲暂时沉默了,叶修还要继续说:“这些学校里不少人都记得,唯独当事人的父母会忘记。这么说来,你一定也不记得了你们在黄少天小时候陪不了他,让他孤孤单单一个人,可他还会体谅你们,会学着电视上的喜剧演员那样扮好笑来逗你们,让你们开心一点吧?”


黄少天母亲声音有些发抖:“……他和你说的?”


叶修不回答她的问题,兀自说下去:“那你应该也不记得黄少天在你们老是抱怨说话压力大后开始认真读书,成绩越来越好的事了吧。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父母就是他的导向,你们可以让他前进,你们也可以让他堕落。你们在他为了你们能多笑笑而努力时只看到了自己的辛苦,将孩子的优秀当成理所当然……恕我直言,你们并没有给他优秀的基因吧,他曾经会有这么好的成绩,你以为靠的是什么?”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话!我怎么管教孩子还轮不到你来教!”黄少天妈妈愤怒,声音骤然拔高。


“少天妈妈,”叶修轻声说,“你记不记得你以前是怎么被自己的父母对待的?”


黄少天妈妈一愣:“什么?”


叶修说:“我想你一定试过在你的母亲责骂时心想以后我一定不要让我的孩子怎么委屈吧?说不定还想过以后有孩子了一定要好好疼他,对吧?”


黄少天母亲不说话了。


“你做了吗?”叶修诘问,“工作、生活、没时间都是借口,只是去抱抱自己的孩子,听他说说自己的事,需要耗费多少时间?你与同事抱怨孩子不听话的时间都够你带着少天出门吃顿早餐了。”


叶修的语气冰冷:“可你做到了吗?”


黄少天紧紧盯着叶修,攥紧拳头。叶修的表情看起来是生气了,为了他的学生不被关心而生气。这样的认知让黄少天心跳更快。


“我……这……”面对叶修如此强势的问话,少天妈妈说不出话来了。


叶修放软语气:“其实很多父母都像你一样,总是不经意间忽视孩子所做的一切。你们也曾经是你们父母的孩子,也曾经有过被冷落的悲伤,现在甚至不需要你站在黄少天的角度去思考,你只要回忆一下小时候的你,或许你就能明白为什么黄少天会越来越叛逆。”


“我只是个小小的老师,但我尚且不忍看着黄少天流泪。你是他的亲母,你看着孩子哭泣的脸,你会不会难受?”叶修问道。


电话那头安静了很久,最后传来带着泣音的一声:“我……我明白了。”


没有父母会不怜惜自己的孩子,孩子落下的每一滴泪都是捶打他们心灵的手,一下下地落下,疼的到底是自己。


“我会努力教好黄少天,不出意外,这个学期的学业水平测我就能让你看到他的进步。”叶修坚定地说,“我也恳请你再多关爱些少天,再大的孩子面对父母时都会有写胆怯,不要再让他伤心了。”



不得不说叶老师的三观真的太正了,虽然我没感受过父母但是觉得这几句的争辩真的是十分合情合理又具有力量了。


再评析一下这两段的人物,叶修为了自己在意的人流露出来的那种无与伦比的强硬,真的是十分贴合原著又让人深切体会到他的温柔。


再一次给紧总鼓掌。




让我们把目光看向全文第二个瑾式冷淡。



那是叶修的声音,软而带着湿【隔开】意,是平常他从来没有听过的,这人孙翔又惊又羞,差点叫了出来,拼了老命捂着嘴才冷静下来。


“拿开……唔嗯……”叶修还嫌不够惊人,竟然还叫出了语句,语调勾(隔开)人。


孙翔闻言一愣,还有其他人在里面?是谁?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让叶修发出这样的声音?


迷茫和愤怒两种承接关系的情绪一前一后地到达,敲击着孙翔脆弱的神【隔开】经。


一想到叶修在和别人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孙翔就觉得无法呼吸,仿佛有什么攥住了心脏。



不得不说两次瑾式冷淡的中心人都是孙翔,只能说翔翔特别招人疼爱了(wei)


为什么说此次是瑾式冷漠,根据一般性思维这个地方完全可以作为孙翔以为叶老师是个gay然后后来发现自己对于叶老师情感的一个导火索,但是我们的紧小姐又一次不按常理的舍弃了这个点,转而去作为一个轰击笑点。


我又一次在晚自习期间掌声雷动。





他本想上去把叶修拉出来,却看见晋老师笑了笑,随后举起右手,摊开掌心,露出上面一个圆形的、丑陋的疤。


叶修皱着眉盯着那个疤,似乎还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


“你不记得了?”晋老师笑着说,“这是你拿烟头烫的。”


叶修将目光移到了晋老师的脸上,直直地看了好一会儿,表情出现了些像是醒悟的痕迹,却又随后恢复了平常的漫不经心,淡淡地说:“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意见,真没想到你也可以当老师。”


“哈,”晋老师皮笑肉不笑,“这话应该还给你吧?你的那些宝贝学生们知道你这个伟大的班主任以前是什么人吗?”


王杰希的心突然紧了紧,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再听下去了,有些事当事人没有说过,那便不要知道,有时候探明了事情背后的因果反而会让自己难受,比如说他们一直都很好奇的,叶修到底为什么要对他们这么好、这么维护的问题。


叶修懒得理会这个老师的垃圾话,转身就想离开。可晋老师一把拉过他的手臂,按着他的肩膀让他的背抵着墙壁,而后伸手捏住了叶修的下巴,笑得阴桀:“那些傻孩子还以为你是出于所谓伟大的师道、出于怜惜他们才想要拯救他们的,还傻乎乎地为了不让你被赶走努力,其实你哪有这么高尚。”


叶修握着他的手腕想将他的手拿开,眼神冰冷得没有一点情绪,想必是不屑于辩解,可这样的反应却容易让不了解他的误解为无法反驳。


王杰希抿了抿唇,一股巨大的,仿佛被抛弃的无助感狂风骤雨般落下。


晋老师的声音夹着嫌恶:“你之所以对他们这么好,不是因为狗屁的师道,也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潜质,只不过是因为你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而已,你根本只是想救赎自己。”


“因为你以前就是和他们一样的败类。”




终于到了这一段,与文名的反语一样,不良少年不是真的不良,而那些表面光鲜亮丽的人,背地里却阴暗而扭曲。不良少年的品学兼优既在前文已有表现,这个时候,出来担任内心阴暗扭曲的好人角色自然就出来了。


虽然他的出现无非是来衬托我们的叶叶,但是我的内心还是升起一股难以言表的怒火。很容易想明白原因,叶修的温柔、细腻与强大他感受不到,只能通过他卑劣的揣测和强烈的嫉妒去质疑。


叶修不还手的态度也表现了——无所谓。叶修的强大与淡漠,使这个人的恶意和嫉妒一分一毫都不能伤害到叶修,那种强大直击人心,是可以触摸和真切感受到的。




《不良少年》中的叶修,就是那种可以感受到的温柔和无比强大的人。


这种幽默与感动并存,温柔与强大并存的文


你就说好不好看!!!!!!




——————————————————————————————


Q1:长评中对于慕瑾究竟出现了几种称呼?


Q2:究竟给紧老大鼓了几次掌?


Q3:紧小姐究竟什么时候更新?


Q4:一个晚自习到底可以写多少作业?


Q5:写长评的五个小时时间里,又有多少作业没写?

评论

热度(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