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如是我思

纸鸢:

和没什么私交的同学第一次说起汉服,对方一脸惊愕。
“买古装干什么?又不是拍戏,你钱多得慌么?”
我试图解释汉服和古装,对方含糊带过,异样的目光游移不定。
为什么要这样看我呢?
为什么要惊愕呢?
甚至于是,为什么中华的孩子会沦落到与拍戏古装混为一谈的地步呢?
我不知道啊。
有人笑容亲切目光轻蔑“哎呀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还穿什么古装汉服的呀,这不是搞笑嘛。”
“走在路边简直是异类呀。”
“你小说电视剧走火入魔了吧……?”
“你怎么这么傻啊,这种衣服也能穿?买这个就是给人送钱!”
“我知道这是以前的中华服饰,但现在都新中国了啊,这种东西早就该没了,历史变迁知不知道?”
”有历史意义又怎样?你看见街上有谁穿这种奇装异服?反正我不能接受,你不准买。”
人声如潮汐般在耳边浮沉,母亲冷硬而平静的命令穿透昔日,清晰地响起。
仿佛严冬饮冰,冷得我骨头都在发抖。
“你们的言论就是汉服需要复兴的原因。”
“它是你的源头,它也曾浩浩荡荡波澜壮阔,旱季让它露出河床,你却冷眼看着水源枯竭,不知剑悬于顶。”
“连自家的国粹都可有可无的话,你真是让我恐惧。”
“振振有词说着‘这不合时事’的人,若无其事地把数千年的历史随意地丢弃,仿佛与己无关。”
“若论‘现世已不适合汉服’,那韩国在重要场合为什么仍要穿着本国的韩服呢?为什么日本的盛大节日还要踏着不便行走的木屐,穿好厚重的和服呢?”
“西装革履是古西方骑士服的改良,却被穿着于中华所有的传统节日和庆典。可笑我千年华夏衣冠无人记,庄严的国诞日亦满目西装,而身着族衣的清醒者竟被视作异族人人喊打,更甚者在国人的怒骂中被迫脱下汉服烧毁,何其荒诞,何其可悲。”
“已经不想再看见这样的情景了啊。”
“你们丢下了千万年的记忆,又斥责跌跌撞撞在荆棘中护住遗珠捧之于心的我们。”
“不管是袄子还是交领,抹胸还是半臂,都沉重得让人想哭。”
“这条路来处漫漫,迷雾遮目,荆棘划破行者的身躯,随便某个无恶意的质问,对我们而言,效用都与悬崖上猛力的一推无甚分别。”
“这本该是连对此怀有疑问都堪称荒谬的理所应当啊。”
“我不害怕异样的目光,不害怕讥笑的流言,我只怕当国人恍然之时年岁已晚,华夏风骨早已逐渐成为一种曾经的风气。只能据书中字句揣测是怎样温雅谦恭的盛世,怎样羡煞异国的繁华,怎样温柔强大的国家,能塑出那样清风明月的风骨,那样皎洁如流光的品性。只能从泛黄的插画中憧憬深意暗藏的汉家衣冠,幻想温润如玉的君子如兰。”
“正如今日抬首时,忍不住幻想长安凉风弦月,魏晋风骨长青。”




我曾听闻 华夏有衣 襟带天地 衽覆万里
千年端仪 薄衣千钧 风雨初晴 盛世长新

沐清风:

生日快乐,中国,我爱你

U can do it:

生日快乐,中国.请继续加油


要说的都说了

用图画来表达出我想表达,已足够.